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eiwentingg.com】
当前位置: 美文亭 > 情感故事 > 情感文章 > 正文

絮语!心灵在蜗居的黎明开启

萧月月的空间作者:萧月月 [我的文集]
来源:美文亭 时间:2018-05-31 14:09 阅读:96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絮语!心灵在蜗居的黎明开启

  当夜晚开始以蠕虫的躯体,渐渐升腾黎明的渴望,新的一天由此开始,不断产生出新的机会与命运组合体。



  梦么?仿佛受到撞击,“叮铃铃”般嘎然而止。让那梦幻的心音,无论是朦胧、清晰,甚或虚无,它们都在以特殊方式,抽出于手,拔出于肢,消失于无,毁于蚁穴。



  睁开眼来,这时的世界,应该叫做黎明。可黎明者,释义有曰:天将明未明之时,名曰黎明。使之明明白白地指出,它的此时,还仍处黑暗,看不清楚,觑不明确。分解释之,仿佛就是堵于胸臆浓痰,喀在喉咙,咳吐不出,异常难受,但还要枉充正常,一边痛苦忍受,一边装逼笑靥。待到最终,一旦释放出去,才有欣欣然之感,那种畅快之极,非所比拟,真乃“快马加鞭奔腾出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



  莅临街市,建筑依然,树木静立,行人杳无。可路灯么?却依旧灯光荧荧,夜幕照彻,灯灯之间,或明或暗,或亮或浊,呈阶梯状,层次分明,镂镜觅寻。但若远望,眼眸深处,还生哨兵之想,静静肃立,整整齐齐,不逾于矩,把夜的黑白镜头,一穿而开,描摹细腻,秀逸妙吐,如同二八芳龄清纯少女青春逼人,羽纱仅着,胴体浮现,云遮雾罩,令人叹为观止,惊诧不已,只好堕入想入非非,遐思无限,而不知觅踪。



  启明星早就晾晒,高高挂着,天穹之上,远远地,如同老女人眼,眨巴眨吧,像有眼屎阻隔,没几多生气;但这仅为初期印象,倏忽之间,一旦揉去不适,那种还归正常的飘飘欲举之感,很快会得之改观,变为另之精神抖擞模样。可月亮,却像天贴膏药,一览无余之嫦娥、吴刚、玉兔,仿佛看出明晰。把持之间,些些许许,还是稍有不同,让全圆、半圆,或一小片镰刀,反正只归它作主,想咋咋地,不受拘束,不去觑看人类脸色,并为大地洒下无数亮色,这般伟大无私,光明磊落,洁净无尘,难怪宋人苏轼先生的傻乎乎,会在此充分暴露。



  词云:



  明月几时有?

  把酒问青天。

  不知天上宫阙,

  今夕是何年。

  我欲乘风归去,

  又恐琼楼玉宇,

  高处不胜寒。

  起舞弄清影,

  何似在人间。

  /

  转朱阁,

  低绮户,

  照无眠。

  不应有恨,

  何事长向别时圆?

  人有悲欢离合,

  月有阴晴圆缺,

  此事古难全。

  但愿人长久,

  千里共婵娟。



  坐卧之间,每于吟诵高歌之时,把酒临风,茗文赏月,自己就想,在遥不可及的宋朝,灯影瞳瞳,笔舞声动,当年之苏轼,肯定如他序言: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作此篇,兼怀子由。”一样样地,脸红耳热,头旋地转,微睁醉目,盯住朗月,“大醉兼傻乎,怀想挽嫦娥;梦魇丛中行,还在笑呵呵。”



  是的,古人之心境,我们现在之人,还是不要轻易揣度,毕竟古今迥异,大不相同,何况又涉千古之大文豪,自己尊敬崇拜之精神偶像,得罪得罪,真正惟有海涵,笔墨砚盘,聊去为之了。



  书归正传,回归本体。夜的黑,墨墨有致,白白淡淡,仿如染坏颜料之布匹,白中逾暗,暗中涵白,浑而不浊,浊而不厌,把天?抹成黑白相间大抹布,颇有“墨墨黑黑一瞬间,肉头老婆伴君眠;若要与之觑世界,还当天亮清晰观。”



  于是喜而自胜,潇潇洒洒,窜将起来,从街巷窜入公园,从公园窜入河堤,从河堤临于田园……将自己的行为,在黎明时分,尽情挥洒,不留遗憾。



  这样的动静,这样的行程,这样的渺无目的,“树木绕我转圈圈,荷塘莲叶随风旋;夏水潮涌漫沟跑,田园风光秧苗碧。”



  树木真是枝繁叶茂,浓荫蔽日。尤其夏之时节,通过冬、春两季的孕育,哗啦啦窜出无数青枝绿叶,小树变大树,大树在上头,与天比着高低,新栽之树也长势喜人,挂绿串枝,颇像小女孩长成的小姑娘,俊俏得很呢!



  荷叶田田地,如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般:“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……”



  但我还是品茗出了另外一种况味,在黎明之时尤为强烈:荷叶的清香田田,层层叠叠,随着荷塘边的铺展,将满塘铺满,甚或有向岸延伸的迹象,微风吹拂,湖面渐渐泛起涟漪,虽然看不明晰,但平静空气漾出的褶折,自己早已感觉而出。荷叶仿佛半遮面少女,轻悄悄晃荡出婀娜多姿,叶片簇簇拥拥,挤得空气只好穿透缝隙,去与难见太阳的湖水亲昵,不然这么的湖光水色,还真要从青蛙处探听讯息。



  我没有逗留,赶紧顺着饮马河水,溯流而下,夏水早涨,铺天盖浪,漫得沟渠尽满,有些地方、甚至漫过河堤,让我还要提鞋通过,但我不怕,出生农家的孩子,几十年都过去了,还惧怕这点水来,不但丢人,还惹人笑话,就不是我所作为了。



  黑黑的河水,说不怕的,但真有些许,老人尤甚。瞧去吧:幽深不见河底,有些平缓,有些湍急,在有堰处,“哗哗”水声清彻悦耳,水花飞溅,喧嚣搏浪,奔腾澎湃,浩浩荡荡,一泻而去,胆小者,可能在黎明之时,也要吓出冷汗。但自己,却分明看出,“水涨船高夏水漫,千河万沟尽装满;小孩欣喜勤呵护,河沟水鬼趁乱来。”夏之小孩坠水事故,可谓多多,当得家长社会普遍关注,以免生出祸端。



  哈哈,正思想间,天空却愈来愈亮,一畦一畦的绿油油浮出了水面,不是,当为田野新栽不久的秧苗映入眼帘,被微微泛起的光线一照,呈现出了一片欢乐景象:



  一束束挂满露珠的秧苗,叶片尖细,盈绿泛青,露珠滚处,晶莹剔透,仿佛美人瞳仁,盯得我亦生羞涩。禾苗密密齐整地挨着,向远方延伸,看不见尽头,而房屋这固定之船,已袅袅有炊烟升起,犬吠鸡叫,凑成了田园平和的意象。而车辆和行人,就像荡浆于绿色海洋的小船与浮叶,轻飘飘凌波微步,把巴蜀的山山水水,撩拨得颇像闺女出嫁一般,唢呐吹起来,鞭炮响??,穿红着绿的架势,恨不得早扑入如意郎君怀抱,云雨颠?,呐喊娇喘,为孕育之新生命,搏浪笙歌,创出丰收的粮仓爆满,“笑靥如花若海潮,和谐誉满神州天;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于丛林笑意盈。”



  不知不觉,天已大亮,金灿灿的阳光,洒遍河流山川,喜洋洋的一天,终于漾开了别开生面,黎明终于被冲破,心灵絮语蜗居的黎明,再次开启出了美好生活时光,为我们人类所拥着!



  一一这样的黎明之旅,我将继续期待着!朋友们,你们呢?我试目以待!

相关专题:开启 黎明 心灵 仿佛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絮语!心灵在蜗居的黎明开启的感言
    网站地图